新乐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小刁民 > 第638章 车祸
    “不行,这钱我不能要。”

    周晓晓赶紧摇摇头。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不吃不喝就算打一辈子的工,都未必能赚这么多。

    而对方无缘无故的给了自己,谁知道是什么企图?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

    再者,还有什么安海市林阳县红旗镇小南庄的。自己压根就没有这样有钱的亲人。

    看着对方惊吓不敢接受的表情,赵宝玉摸了摸鼻子问道:“你的前夫是不是叫张阅?五年前已经离开了人世!”

    “孩他爹是叫张阅。”

    周晓晓点点头,眼圈子不由得红了。

    她和已经死去的丈夫感情很不错,本来一家子其乐融融,可惜天公不作美,一个好好的人就这么突然惨遭车祸。

    一个女人想要养活两个孩子根本不容易,所以也只能选择再嫁。

    还好,找的第二个男人还不错,虽然早前在工地上出了事导致没法再生育,可对自己的孩子却视为己出。

    只是周晓晓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莫非这个神秘的古人是张阅的亲人?

    这也不太对劲啊,张阅不是孤儿吗?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压根就没啥子亲人!

    看到对方惊吓的表情,赵宝玉只好解释道:“张阅其实还有个父亲叫汤半伦,几十年前因为仇家追杀逃到了安海市的一个小山庄,这些年一直在打听过你们的下落!”

    “至于这笔钱,是汤老头留给他孙子孙女的,汤家就剩下这点血脉,以后孩子改不改姓随你选择。”

    听此,周晓晓这才了意,苦涩说道:“阅哥生前唯一的愿望就是想查清自己的身世,现如今已经知道了真正姓氏,在地下有知的他一定会很欣慰的。”

    “至于孩子,既然阅哥姓汤,那孩子自然也要改成汤,于情于理都要给他爷爷上香磕头。”

    “这是我周晓晓作为汤家媳妇应尽的责任!”

    说到这里,她又摆摆手道:“那个……这位小兄弟,既然来了,不妨吃个午饭再走吧。”

    “呵呵,晓晓婶子,你叫宝玉就行,我还有点事就不在这吃了,以后有什么困难打我电话就行。”

    赵宝玉笑了笑,留下个电话号码便转身离开。

    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一个三四十岁的胖女人冲了进来,焦急喊道:“晓晓啊,不得了了不得了了,你家男人出大事了。”

    听到这句喊话,周晓晓脸色一变,赶紧问道:“胖姐,胡军出了啥子事?”

    “刚才我去学校接孩子,看到你家男人在路上出车祸了。”

    “什么?胡军出了车祸?孩子呢?孩子怎么样?”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打老远看到你家男人出事后就赶紧跑回来告诉你一声,让你赶紧过去看看。”

    就在这时,一个抹着淡妆,打扮时尚的瘦女人走了进来,悠哉哉的说道:“你家男人出车祸的事我看到了,俩孩子没啥事,就是军哥受了点伤,不算要紧。”

    “不过军哥骑的三轮车倒是把人家的车给撞坏了,被撞的车价格可不低,是辆跑车,起码得五六百万。现在人家不依不饶的要个说法,我看得赔个十万八万的才能解决。”

    “晓晓啊,你要是缺钱就从我家这边拿,上次我给你说的房子之事也好好考虑一下,保准给的价钱比拆迁那边高。”

    “李霞,房子的事以后再说,胖姐,胡军在哪条路上出的车祸?”

    “庆阳路上。”

    “哦,好。”

    周晓晓点点头,二话不说就要离开,不过却被赵宝玉给拦住了。

    “晓晓婶子,我开车带你过去,正好,有什么帮忙的我还可以帮一下。”

    “谢谢宝玉侄子了。”

    周晓晓感激道。

    “举手之劳而已,晓晓婶子不用把我当外人。”说着,赵宝玉出去开动车子一起去了庆阳路。

    一起跟着走出家门口的胖姐和李霞看着眼前那一骑绝尘的崭新汽车傻了眼,这个周晓晓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的有钱的人了?“李霞,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趁火打劫的事也能干得出来?缺不缺德啊你?”这时,胖姐转头看向李霞鄙夷道,“看到没有?人家周晓晓也有认识的有钱人,看那辆车的价格起码得好几百万,我们那儿的

    有钱老板也开着这样标志的车。”

    “你个土老帽,那叫奔驰,哼,说的好像谁稀罕似的。”李霞冷哼一声,算盘打空的她也只好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整天里有几个钱就喜欢得瑟,你再得瑟也买不起这样的好车。”

    胖姐再次投一鄙夷的目光。

    此时此刻,庆阳路口交叉处。

    路旁停着一辆红色跑车,跑车旁边站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打扮的光鲜亮丽,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跑车的一边是个倒地的三轮车,一个男人领着俩孩子站在边上不断道歉着,两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被眼前场景吓得哇哇大哭。

    公子哥被搞得不耐烦起来,破口大骂道:“你特么知不知道老子这车多少钱?就你碰坏的地方,老子得花十几万来修理。别以为老子有钱,就抱有希望想让老子饶过你这次。”

    “妈了个巴子的,今儿晦气死了!”

    此公子哥不是别人,正是江家大少爷,江云。

    他多方打听到这边有卖百年人参的,就提前预定过来拿,谁知道东西突然被高价截胡,更可恶的还是江家死对头白家干的。

    没有这百年人参,就无法拿到爷爷的遗嘱,想要全面接手江家的生意,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回来的路上又碰上这种倒霉事,江云胸中的怒火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对面的男人苦口恳求道:“这位少爷,我家真的拿不出十几万来啊,您看看能不能再少点?”

    “少一分都不行。”江云顿喝一声,这时候上下打量了男人一眼,忽然森然冷笑起来,“看你这穿着打扮估计拿不出这么多钱。”“我可以不让你赔一分钱,不过嘛,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样吧,你让我打一顿泄泄火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