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 第1237章 1237 他的名字,她没资格喊
    第1237章 1237 他的名字,她没资格喊

    诡异的气息在周围的空气中不断飘荡,隐身术是古老术法之一,整个梦族找不出三个能练就这种术法最高一层境界的。

    墨竹便是其中一个能成功练到最高一层术法的人,若非如此,以她在四大侍卫之一身手最差的资质,她也不可能在梦弑月身边待上这么久。

    四海不离凝神密切注意着周围的气息,刚才只是为了拖延一点时间,好让自己能缓过来,可他今夜耗费的是真气,这么点时间,根本不足以让他恢复。

    整个天地越来越昏沉,越是接近天亮的时候,天色就越是昏暗,一天内最暗沉的时刻,死寂的气息越来越浓烈,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不断收紧,直逼得人几乎喘不过起来。

    忽然,尖锐的气息猛地袭来,如剑般锋利的掌风迅速袭向头顶死穴。

    四海不离虽然早有准备,却还是被吓了一跳,双掌迅速提起,以掌风逼退墨竹的袭击,再一掌送了出去,呼的一声朝着她袭来的方向招呼了过去。

    但这一掌送过去,却像是石投大海那般,完全激不起一点风浪。

    四海不离心头一紧,心里暗自喊了声“不好”,身后,强悍的掌风已经送了过来。

    这次,四海不离再也躲不过,一掌正中后背心,他高大的身形被掌力甩出数丈远,随后重重跌落在地上。

    好不容易挣扎着爬了起来,却张嘴便是一口浊血涌出。

    冷眸扫视周围,眼前依然是昏沉的一片,哪怕自己被伤了,他还是找不出那个出手伤他的人。

    掌风忽地凭空而来,再次迎向他的眉心,四海不离却闭上眼,掌下蓄力,正要朝着掌风送来的方向迎击,不想双眼才刚闭起,一阵晕眩的感觉便腾地从身体深处升起。

    又来了!每次,困倦的感觉总是来得突然,突然到让他彻底束手无措。

    他……该要睡了。

    眼皮沉重到完全睁不开,他就这样直挺挺站在那里,迎着崖风,在掌力和风力双重刺激之下,重重被甩了出去,高大的身躯在半空抛出一条好看的弧线,直往崖底落去。

    墨竹吓了一跳,怎么都没想到他竟完全不闪不躲,就这么承受了自己一掌,甚至在中了一掌之后,完全没有半点自救的举动。

    这片崖深不可测,哪怕是武功绝顶的人落下去,如果没有具体的路线,轻易就会被沿途的尖石所伤,他这般落下去,绝对不可能有机会再活下去。

    不知道这是不是逍遥王爷的计谋,可哪怕她真想要去救他也来不及了,如此落下,他到底知不知道这片山崖有多可怕?

    眼见四海不离就要没入崖底,墨竹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能耐要去救他,可却始终是晚了一步。

    她杀了逍遥王爷,杀了梦君大人唯一的亲弟,从今以后梦君大人绝不会再原谅她了。

    墨竹瞬间万念俱灰,一颗心差点因为惊恐和慌乱被撕碎,眼睁睁看着他落下却无力营救,她除了惊恐也后悔得要死。

    她不是有意想要杀他的,她只想带他回去尖女皇陛下,她没想过要取他性命。

    绝望中耳边似忽然听到一丝气息的涌动,才刚抬头,只见一抹深灰色的身影从崖边掠过,直往崖底而去。

    这身形说不出的熟悉,可她却怀疑是自己看错,因为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可刚才真的有人下去了,速度这么快,她连那人的长相和衣着都看不清楚,他人已在自己视线里消失。

    她来到崖边往下头望去,只见崖的底一片漆黑,崖风不断往上涌,让她根本听不清下头的动静。

    逍遥王爷落崖,有人抢着去营救,可那人到底来不来得及将他救回来?她甚至连那人是谁都不知道。

    忽然,又有一份强悍的气息从崖底瞬间涌起,墨竹一惊,猛地往身后退了数步,气息一乱,隐身术也散了去,身影彻底暴露。

    抬眼望去,只见淡淡夜色的映照之下,一人抱着昏迷不醒的四海不离从崖底轻飘飘掠了上来,转眼间已经稳稳站在崖顶上。

    他一身深灰衣袍,那张倾城绝色的脸在淡淡的月色之下更显冰冷,崖风拂过,吹起他几缕发丝,飘飘扬扬的,说不出的好看,天地万物在他面前也似瞬间失了所有的颜色。

    他一步一步走来,人分明就在眼前,可再细看,却又似远在天边,如此漂浮不定,让人完全捕捉不到,也似在短短的片刻之内,清楚感觉到这个男人,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掌握在手中。

    墨竹愣愣地看着他,直到他站在自己跟前不到十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淡然的目光锁在自己脸上。

    两道视线接触上,她心头一震,不知道是因为不安,还是因为震撼,此时看着他,眼底却满满的全是痴迷。

    她自觉往前两步,抬头看着他,幽幽道:“我没想过要杀他,我知道他是你在意的人,我从不想伤害他,如果可以,我连他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她看着将四海不离打横抱了起来的四海不归,目光从他脸上一直往脚下移去,再慢慢从脚底回到他俊逸无双的脸上。

    梦君大人竟是个深藏不露的绝世高手,她真的看走眼了,是不是就连女皇陛下都不知道?

    若是换了从前,他有这样的武功造诣也不足为奇,但他的武功不是已经被女皇陛下废除了吗?

    他们这么多人几乎每日都与他相见,每日都守在他身边,可却是没有一个人能看得出他身上还残余着内力,他分明已经没了武功了,此刻又是为何?

    四海不归只是淡淡看她一眼,便转身往林中走去。

    墨竹自然而然跟了过去,紧跟在离他不近不远的后方:“梦君大人,今夜此事,你是否该给女皇陛下一个解释?”

    四海不离为何要查女皇陛下的事情?他又为何有这么高深莫测的武功?那份一直与女皇陛下对抗的力量到底是不是属于他?而四海不离却一直都在为他办事,是吗?

    四海不归却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过,走到某棵树下,将昏睡中的四海不离小心翼翼放下,看了他一眼,他才站了起来,回过头,举步往墨竹走了过去。

    墨竹心头一紧,忍不住便被他的气息迷惑住了心魂,直到闻到他那股淡淡的清香,感受到他让人迷醉的气息,才慢慢回过神来,看着他哑声道:“不归……”

    四海不归忽然眸色一沉,大掌扬起,直到那股掌风来到自己心门之前,墨竹才猛地惊醒过来,可她的惊醒却来得太晚,已经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巨响,墨竹被强悍的掌力甩飞了出去,重重跌落在树林外头的崖顶之上,浊血从口中不断涌出。

    不过是一招而已,四海不归已经震碎了她的心脉,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此时此刻就连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她抬眼看着四海不归,唇角还在渗血,声音也沙哑无比:“你想要杀我灭口吗?梦君大人,你真要杀我?”

    四海不归还是不说话,走到离她不到五步远的距离,他慢慢抬起手臂。

    墨竹瞳孔一收,又吐了一口鲜血,才抬头迎上他的目光,继续哑声道:“如果我说今夜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说出去,你是不是还非要杀我不可?”

    “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住秘密。”

    四海不归的声音如同来自天际那般,遥远到让人几乎捕捉不到,可每一个字都如此清晰有力地砸在墨竹的心里,一瞬间,让她本来就已经受伤的心脏更是被震得支离破碎。

    她用力抹掉自己唇角的血迹,慢慢吃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前半步,想要靠近他,可才走了半步,人又已经被他那强悍的内力给震得飞离了数丈远,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他真的下了狠手想要取她性命,那个从来都安安静静,淡漠出尘,不问世事的梦君大人,如今站在她面前,却恐怖得如修罗一般,这样的梦君大人她从来没有见识过。

    原来自己对他一直以来的认识,全都不过是局限于他安静、沉默的一面,对于安静背后的他,她却一无所知,这样的他,女皇陛下又了解多少?

    这一次她是真的再也爬不起来了,却依然顽固地抬起头看着他,分明已经虚弱得连说话都觉得吃力,可她还是不死心,依然用尽全力,哑声道:“不归,我这么喜欢你,怎么可能告诉陛下你的秘密?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这么多年你难道一点都感觉不到吗?我的心意你真的一点都不懂吗?不……”

    名字还没有喊全,人已经又被他的掌风甩飞了出去,这次她除了吐血,已经再做不出任何动作。

    这三掌,一掌比一掌重,一掌比一掌狠,她的心也越来越冷,越来越绝望,梦君大人对她果真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他对自己是彻底的无情!

    对一个这么喜欢他的人,他也可以如此狠心,梦君大人的心比女皇陛下还要狠。

    他的名字,自己也没有资格去喊,因为,他不允许。